皇家国际皇家国际

皇家国际
您好!这里是皇家国际娱乐中心网站

从48系爱豆遭袭击说起:砂砾与珍珠,SNH48 GROUP大

【高能E蓓子】系今日头条签约作者,此文为高能E蓓子原创,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转载请后台联系,但欢迎你们转发到朋友圈。

最近,日本偶像界发生了一件大事。

NGT48成员山口真帆在家门口被两名陌生男子捂住嘴并试图将其按倒在地,而横祸的来由,据说是有私自恋爱的队友将她的信息出卖了。



比较令人无语的是两名男粉丝没有受到什么惩罚,就直接被释放了。



反而是受到伤害的山口真帆出面向粉丝道歉。



面容憔悴的样子十分令人心疼

公司方面,NGT48也完全没有追究男粉丝的责任,而是要求小偶像带上报警器来保证自身安全。

粉丝和吃瓜群众看了都很火大。同时指原莉乃,柏木由纪等48系姐妹团成员也对山口真帆进行了声援,指责公司的不作为。



其实NGT48这样的处理方式在48系里还真不少见,包括队友插刀出卖什么的。

归根结底,还是48系这种别具一格的“贩卖梦想”模式孕育出来的问题。

今天我们来扒一扒有关48系的那些事。


目录

第一章:AKB48,被圈住的偶像与粉丝

第二章:天朝移植的48系宝藏团

  • 爱豆恋爱是要被杀头的:小偶像和“单推王”的相爱相杀
  • 退团、暗害、撕X:“围城”少女们的宫心计
  • 核心应援方式:爱豆粉丝都被卷入的集资Battle


    结语


    第一章 AKB48,被圈住的偶像与粉丝

    山口真帆所在的NGT48,一听团名带48,不用怀疑,那正是日本女子偶像组合AKB48的姐妹团,日本偶像教父秋元康打造的。




    AKB48想必大家更熟悉了,在秋元康打造下,发展成为日本家喻户晓的国民女团,开拓姐妹团无数,组成了庞大的48系。



    与一般的偶像团体不同,48系有自己的一套模式,核心是“面对面偶像”。

    基本运作是将一位素人少女通过剧场公演,握手会,还有总选举,培养成光芒四射的偶像。



    小樱花也是从素人训练出来的

    秋元康早年说过,48系的根基在剧场。剧场舞台,是粉丝认识小偶像最初的途径。

    相较于演唱会动辄上万人的大场面相比,48系的剧场实在是有点小,但这样反而拉近了粉丝与偶像之间的距离。



    我们更熟悉的《创造101》也给我们普及了“公演”的概念

    而且公演的场次可比演唱会高多了,每周都有好几场,偶像与粉丝周周能见面。




    台上活泼元气的小偶像,以及独特的“打call”文化,令48系的粉丝深深着迷。



    这就是原汁原味的“打call”


    除了公演能和偶像面对面,还有一种更亲近的方式,就是握手会。粉丝通过购买握手券获得与小偶像握手聊天的方式,一张券可以握手聊天10秒。



    奥真奈美爆料这样握手胸部会更集中……

    并且握手会通常会用隔板隔好一个小小的空间,两人的谈话几乎是完全私密的。



    李艺彤还恶搞过握手会

    但也因为太“近距离”,之前AKB48就发生了握手会砍人案……



    爱你爱到杀死你既视感


    另一个bug是这种握手会会逐渐成为小偶像和粉丝的双向爆料会,48系无数的瓜都是出自握手会。



    还有原团员爆料这个团每次握手完,洗手间就大爆满,很多人嫌粉丝手脏……

    指原莉乃也立过flag十年后有料要爆。




    大部分小偶像要推队友下水,都是为了总选举的名次。

    总选举其实有点类似近年大火的《Produce》系列,都是通过粉丝投票决定成员的顺位。



    还记得101成团夜吗?

    不同的是,48系总选的每一票都需要花钱,并且只有达到进圈线的小偶像才能拿到象征荣誉的总选名次。



    2018年AKB总选举的第一名松井珠理奈和第三名宫脇咲良成员去年参加了韩国的《produce48》,小樱花宫脇咲良最终以第二名的身份顺利出道

    总选有名次,下一年才会有更多的资源,比如单曲,影视,综艺等等。

    因而为了实现“站上更大舞台的梦想”,总选举进圈,是每一个小偶像努力的目标。



    前16名称为“选拔”,前7名称为“神七”,拿下第一那就是C位出道了

    在这种模式下,小偶像仿佛就是架上贩卖的商品,她们的梦想被明码标价,等待粉丝来挑选出价。

    一旦贩卖失败,她们将有可能面临公司的抛弃和偶像生涯的终结,因而才会出现队友与队友之间的激烈竞争。



    各种闹不和


    而公司为了保证少女偶像清纯可爱的卖点,更是定下了“恋爱禁止条例”,严禁小偶像私下与任何人有过界的行为,否则将会受到严厉惩罚和粉丝的声讨。



    渡边麻友遵守了“禁令”十年,说觉得自己失去了很多东西

    诸如2013年被媒体踢爆恋爱的元老级成员峯岸南,不仅被公司火速降格成为预备成员冷藏,自己更是选择剃光头道歉来寻求粉丝原谅。




    还有2017年在总选举上直接宣布自己婚讯的须藤凛凛花,不仅被粉丝痛斥毁了48系,连前成员大岛优子都忍不住开骂。



    非48系粉丝很难理解这种“恋爱禁止”,为此也引发了很多的讨论和争议

    48系的各种规则就像一个闭环,圈住了粉丝也圈住了小偶像,在这个圈内,偶像与粉丝靠着这种约定俗成,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关系。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也是48系的魅力之一,48系的不少粉丝都是因为认同这个规则,而长久地饭着48系。



    李艺彤入团前就是48系的粉丝,对48系的规则相对比较熟悉和认同

    尽管48系创造了日本的女团神话,但也衍生了不少的问题,恐怕之后很长的好看一段时间,还是会有这样的问题出现。



    第二章:天朝移植的48系宝藏团


    简单了解了原生版,我们来进入天朝版48。

    早在2012年,秋元康就看中了中国这块市场,当时的国内还没有48系这样的偶像团体。因此秋元康挑中了上海,与久尚老总王子杰一起创立了天朝首个48系女团SNH48,还找了两名日本成员来华务工。



    2013年,SNH48的中方公司丝芭传媒,当年还叫久尚演艺,在上海市虹口区建立了国内48系的第一座剧场——“SNH48星梦剧院”


    不过后来两人因为开分团的事闹崩了,王子杰把公司名字改成丝芭,自立门户。

    秋元康重新组了上海分团,由于SNH48已经被用掉了,这次他干脆就AKB48 Team SH的名义直接组团,还派了刘念和毛唯嘉去参加《创造101》。



    在土创里不起眼的刘念现在是Team SH的绝对C位

    还有葛佳慧原本是SNH48的“八期生”,加入了SNH48 team N队 ,后来退团。她参加《创造101》时还被部分SNH48粉撕过。




    虽然SNH48已经自立门户,但它的模式依然沿用之前的48系模式。

    比如每年都有总选,之前李艺彤还在总选上放狠话而上过热搜。




    总选分为三个阶段,速报,中报,终报,每阶段公开一次当前名次和票数。今年共有SNH48 GROUP的五个分团,303位成员(这个数字也是很刻意了)参选,获得终报前66名的成员,便叫做“进圈”。



    进圈人数的划定会根据参选人数进行调整,基本都是“16”的倍数,这两年王总硬是加了两位改成了“66”

    此外,前7名称为“神七”,前3名称为“御三家”,拥有披风和王冠,还有全团妹子们仰望的目光。



    第一名还有个飞天宝座,总选举是48系每年一度的盛会,一些导演和综艺制作人会在其中选人,因此进圈拿到好名次,应该是团里绝大部分妹子的愿望

    进圈之所以难,是因为这是需要大量的金钱来支撑的。

    每年总选前都会出一张总选水着单,尽管水着的重点应该是欣赏小偶像们青春美好的肉体,但实际粉丝买专的动力却是夹在专辑中一张小纸片,投票券。




    一张总选单售价78元,含一张投票券,刨去能拆分出售的内封生写等,投出一票的成本大约在33-35元之间

    近年来很红火的直播,SNH48也有自己的软件,总选投票期间是可以直接在直播里给小偶像送票的,王子杰的商业头脑是真的好。



    王子杰还开发了App让粉丝可以随时给小偶像留言,小偶像可以翻牌回复,也可以私密回复,方便距离遥远不能来握手会的粉丝

    今年的进圈最低票数为11008.38票,大约需要花费38万rmb,而第一名李艺彤的票数超过了40万票,算下来需要1400万rmb。



    她的冠军也是粉丝真金白银砸出来的……



    既然整体沿用了相同模式,那同样地,SNH48的瓜也不比海对面少,甚至更加精彩纷呈。

    1、爱豆恋爱是要被杀头的:小偶像和“单推王”的相爱相杀


    SNH的总选举有一个十分具有噱头的粉丝称号,“单推王”,即每开票时为小偶像投出票数最多的粉丝。



    这里面不少单推王id常年上榜,然而前面小偶像的名字却是年年更换,有大佬称,就是享受将新人推入圈的快感,嗯,有钱人的快乐果然我不懂。

    由于投入了大量的金钱,这些“单推王”在饭圈是大佬的存在,而常年上榜的ID,相信连小偶像们都不会陌生。

    在巨大的票数诱惑下,总会有部分小偶像开始动摇。

    私联,即私下与粉丝联系。这算是很严重的偶像失格行为,如果这个私联还与总选的票数挂上钩,那就显得更加恶劣。

    SNH48的第一期私联事件发生在2015年,当事人是于2014年拿下首届总选第一名的一期生吴哲晗。




    吴哲晗登顶的票数为19281票,力压当年的大热门赵嘉敏。有一个ID投出了8500的票数,成为当年的单推王。



    单推王后来删了这条微博并改了微博id


    第二年二月,吴哲晗发布了给单推王的生日祝福微博(生日祝福可以通过SNH的官网会员购买)。

    而单推王的转发却透露着脱粉的意思……



    各家粉丝纷纷前来吃瓜,却无意中牵扯出有人向公司匿名举报吴哲晗私联多位粉丝。而这位举报人正是吴哲晗的单推王。

    单推王称吴哲晗让这些粉丝清空她价值不菲的购物车,并提供了聊天记录作为证据。




    由于私联证据确凿,事后吴哲晗被降格预备生,并在公演上公开道歉。




    为票私联的还有2018年总选举的第45名徐诗琪。徐诗琪入团两年,是第一次进圈。


    徐诗琪的瓜是在握手会传出来的,有成员向粉丝透露,徐诗琪对粉丝撒谎了自己的旅游目的地。

    收到瓜的粉丝兴冲冲的去找大型吃瓜组织求证。



    收到私信并公开截图的人是徐诗琪,发私信的人是她疑似私联的粉丝,这个S1就是S1无限奇迹应援会,是专门放小偶像的瓜的组织,有点像韩国的D社


    结果S1这次表现异常神勇,顺着一个定位和几张照片,确定了徐诗琪是和她的单推王丁先生一起同游的马尔代夫。



    这张作为决定性证据的图据说是其他成员提供的,看来同事间的竞争还是蛮激烈的

    最终徐诗琪心态崩溃,微博宣布退团。


    巧的是徐诗琪曾经是SNH48 Team XⅡ的一员,这支队伍的队标是鲜艳的绿色。

    而且成立以来,短短两三年时间接连被爆光多起私联事件,因此Team XⅡ的粉丝被戏称小绿龟。



    2018年初公司把这支队伍给拆了

    为票的有,为钱的也有,比如沈阳分团的成员叶锦童被爆向男粉丝伸手要GUCCI的一箭穿心小白鞋。



    随后收到鞋子反手把男粉丝拉黑……还说“我有喜欢的人了”,被男粉丝截屏晒朋友圈图。



    同样操作的还有同为沈阳团成员的龚梦婷,直接丢淘宝链接给粉丝,有点惊人。


    当然还有小偶像私联不为票也不为钱,而是为排解心中寂寞,比如小绿龟队的代表选手之一,陈音。



    陈音在入团时因为神似陈都灵,在出道初期,人气一直是同期生中的佼佼者

    陈音是突然失踪的,连她的母亲都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一位高三粉丝听到传言后,给该男粉丝发去了qq消息询问,得到的却是自己小偶像的语音回复。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绝望


    随后,陈音发微博承认自己在团恋爱,并宣布退团,恋爱对象是自己的男粉丝。



    在面对粉丝指责时,陈音并没有表现出愧疚,反而亲自下场回怼。




    由于陈音年纪尚小,平时的队友和粉丝几乎都把矛头指向了男粉丝,认为是他诱拐未成年少女,而男粉丝给予了反驳。



    “男朋友”三个字简直是在粉丝心上捅刀子

    陈音既然已经出现,其母亲和应援会也就发微博宣告陈音平安回家了。





    然而随后陈音与男朋友的微信聊天记录被泄露,将已经逐渐平息的私联事件又在饭圈重新带起了一波热度,如此伤粉丝心的偶像也是少见。




    “不爽“、”肥宅”这样的字眼,简直是在粉丝的心上又捅了一刀

    粉丝们其实大多不解还处在偶像生涯上升期的陈音为什么选一个各方面都很平庸的饭头,这个或许也只有陈音自己才能解答。



    陈音参加过SNH48的大型团综《国民美少女》

    同样比较玄幻的私联事件还有前Team NⅡ成员龚诗淇和40多岁的导演赵珉恋爱。




    2016年末,龚诗淇得到了拍摄一部电影的机会,电影的导演正是赵珉,电影拍完后的不久,龚诗淇发微博称自己要准备艺考,会暂停偶像的工作……却在神隐600多天后然宣布因为抑郁症困扰而退团。

    粉丝还没伤心两天,她又自己坦诚了在团恋爱。




    这下得抑郁症该是粉丝了吧

    目测两人交往了十五个月。到这个份上,很多粉丝都失望透顶,更是把龚诗淇比作须藤凛凛花。

    实际上,私联这种事近年来在SNH48基本是层出不穷。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这些行为失格的小偶像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罚。

    2、退团、暗害、撕X:“围城”少女们的宫心计


    SNH48的贴吧里有一个名为“梦想的橱窗”的帖子,它的每一次更新,都会新添上几位最近退团成员的名字。



    帖子的热度还不低


    随着时间的推移,退团的妹子越来越多,从几个月更新一次变为一个月更新几次,有些妹子甚至进团仅仅数月,便选择离开。

    然而,即便是如此高的退团率,也没有能拦得住想要进团的妹子们的决心。

    仅在今年,九期生和十期生已经陆续进团,开始了自己的偶像旅程,其中包括原中樱桃旗下艺人戚予珠,与此同时,北京分团BEJ48也吸收了前1931成员李丽满。




    上:戚予珠 下:李丽满


    由此粉丝开始戏称,SNH48 GROUP也变成了一座“围城”。

    SNH48成立于2012年,首批招收了26位一期生。早期的公司经营艰难,没有剧场,没有资源,由此产生了可想而知的高退脱率。



    一期生四周年纪念公演合照,仅剩12位

    一期生中初始人气最高的应该是汤敏,赵嘉敏和董芷依。



    左一董芷依,左三汤敏,右二赵嘉敏


    汤敏是初代ACE,在13年8月因为身体原因离开,董芷依比汤敏多坚持了三个月,退团原因是觉得看不到未来。

    赵嘉敏在团时间最久,先后参加了两届总选举,分别获得第三名和第一名,人气堪称全团顶点。但由于考入中戏,无法和公司协调工作与学习,随后宣布离团。



    之后主动选择离开的妹子也大部分都是这三个原因:身体,学业,和看不见在团里的未来

    汤敏目前在做平面模特,董芷依比较励志,退团后从原本就读的大学退学,重新高考考上了中戏,赵嘉敏亦在中戏上学。

    三人的粉丝很多还在继续饭着团里的其他妹子,例如14年赵嘉敏的单推王在15年则是成为了鞠婧祎的单推王。



    这位是饭圈知名大佬

    与其说很多48系粉丝饭的是小偶像,倒不如说他们更喜欢的是这个独特的体系。但也因为这个体系独特的闭环竞争属性,女生之间总免不了撕X互斗,特别是国内的女孩们还住在公司统一的宿舍……



    像徐诗琪事件中的一张关键性证据图,据说就是某成员提供的,同事间的竞争是真的很激烈。

    而有了App之后,很多小偶像喜欢上了在宿舍直播,沈阳分团SHY48 Team HⅢ的杨肖曾经就出过直播事故。

    有一次在杨肖和粉丝道晚安关直播之后,App出现了黑屏,却录下了杨肖和舍友张云梦的一段对话。



    来源:生个女孩贴吧

    两人居然聊到了张云梦的男朋友,在杨肖直播的时候,张云梦正在偷偷跟男友视频。从杨肖的语气来看,她应该一早就知道张云梦有男朋友,有点细思极恐……

    而本部比较严重的矛盾,应当数Team NⅡ之前的队内排挤。

    2017年9月,NⅡ的小偶像曾艳芬在薛之谦与李雨桐的争议中公开站队薛之谦,并回怼了很多对她不满的粉丝。





    曾艳芬曾数次强调“我不需要粉丝花钱投票”


    曾艳芬长得还挺可爱,一进团就有相当高的人气,除了剧场女神,总选也收获了一次第九,两次神七。参加过谢霆锋的《锋味》,还被部分网友说有点像张柏芝。



    但站队薛之谦之后,有五名队友取关了曾艳芬的微博。



    取关的五个人里有李艺彤,于是陈年往事又被牵扯了出来

    随后,NⅡ开始了新的一套剧场公演表演,曾艳芬参加了歌曲录制却没有上场,同时,她的微博开始发布一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文章。




    11月,在拍完最后一支MV之后,曾艳芬选择了离开。

    然而围绕着之前的爆料,Team NⅡ陷入了队内不和的传言中。

    由于之前的爆料多把矛头对准曾艳芬,已退团的她选择了回击,拿出了之前的微信聊天记录证明自己受到了严重的排挤。





    没上公演的原因是不想把关系闹得太僵。




    对于前队友的解释也做出了回应。




    当年的staff大多离职,也没有人能站出来还原事情经过了


    由于当事双方的说法总是存在差异,事情的真相已经无法得知了,而重重矛盾的TEAM NⅡ最终走向重组。

    3、核心应援方式:爱豆粉丝都被卷入的集资Battle


    上海本部这边,最有争议的应该是今年年初李艺彤的“烟花事件”。


    SNH48每年都会举行一个金曲大会,金曲大会上的表演曲目和表演阵容全部由粉丝投票来决定。

    李艺彤的气愤正是源自于一些粉丝的恶意投票。

    关注SNH48的粉丝应该都知道,李艺彤与黄婷婷已经绝交已久,虽然没有明说,但两家的粉丝早就吵了好几轮,而两人在公众场合也是近乎是零交流。




    然而即便是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依然有好事的粉丝给李艺彤和黄婷婷组织投双人CP曲目《人鱼》,并且越来越多的吃瓜粉丝参与。

    因此李艺彤气愤的在吴哲晗直播间宣布取关了黄婷婷微博,直接把两人的矛盾再度升级。


    同时在自己的直播中说出了希望那些投票的粉丝“炸成一朵烟花”。还用到“这位粉丝已经去世了”还有“我一件衬衫都不止1400”这样的字眼。


    偶像也是公众人物,这样公然的使用不当言辞diss粉丝,也是偶像失格的行为了。


    除了朝夕相处容易滋生矛盾之外,在总选期间,成员们的应援会都会组织进行集资pk, 用直观的数字对比,以此来刺激粉丝们掏钱包的动力,这也成为小偶像们暗暗较劲的地方。

    SNH48有一个“饺子榜” ,每年总选期间都会实时监控所有成员的集资金额,谁糊谁red,一目了然。


    原先是SNH48内部自己进行集资pk,但今年由于隔壁《创造101》的火爆竞争也正好赶上了总选,两边干脆就开始了“河创pk”。

    比较大规模的是孟美岐和黄婷婷两家应援会牵头的“河创杯”,这两家也是较劲较的最狠的,从两边一次次提高集资目标就能看出来,两家甚至决定加码进行单独pk。


    最终黄婷婷应援会凭借大额压点险胜孟美岐应援团,但很多粉丝都推测黄婷婷家很可能是把拿来兜底的暗账提前转明了。


    再加上之后又被怀疑公司内部可能给她灌票了,一时之间黄婷婷的风评掉了不少。

    反而李艺彤与吴宣仪这边两家进行了集资PK比较和平,吴宣仪家的目标是显然是孟美岐,而李艺彤这边则是按自己的节奏来,结局相对比较皆大欢喜。



    就是对粉丝来说……

    zqsg地付出了这么多钱,或许换来的只是一朵烟花,一瞬间就炸掉了。




    结语:


    之前的土创让我们感到了女团的魅力,也体验到了pick小姐姐们,支持她们走花路的快乐。

    而在此之前,在闭环的48圈里,早有人花了许多钱,努力选他们喜欢的小偶像上C位。近年他们的“集资”新闻越来越多,有好事者一算,有一年圈内总选票价四舍五入竟然接近……一个亿?

    许多人看到热搜一脸懵X,这什么鬼……一群小姑娘唱唱跳跳,一个亿?

    当然实际上48并没有那么赚钱,总选举的周期长达半年。但这个数字仍然十分让人震撼,因为这1个亿中的绝大部分,是由各个粉丝应援会和个体粉丝自发投入的。整个集资过程没什么监管,主要靠应援会管理人员自律。

    再加上粉丝的热情、总选的压力……女孩们的神经绷得太紧,几乎时刻处在崩溃边缘。有个说法叫“放飞自我”,实际是她们对加在自己身上的价值观所做的抗争。

    连续割腕的X2成员邹佳佳、同为X2队需要长期服药控制情绪的严佼君、凌晨5点在储藏室里哭泣的N2成员万丽娜……一些TOP成员也同样压力大到需要放飞自我。

    成员的一点风吹草动,都在饭圈掀起轩然大波。粉丝之间的骂战、微博私信删到手抖,应援会向公司突出严正交涉……说到底,粉丝把成员看做是“自己的东西”,不能容忍小偶像受一点 委屈,更不能容忍被别人染指。

    比如“狗屎事件”,宿舍里一条宠物狗乱拉屎这本是成员间一点小矛盾。但半夜三更,贴吧瞬间盖出上千楼,半个生活中心鸡飞狗跳。

    比如N队队长冯薪朵在总选发言中使用了“屠榜”一词,并说明年“奉陪到底”,被视为对友队的“不尊重”、“赢了还要嘲讽”,迅速在贴吧盖起高楼。

    应援组织一言不合“刚运营”也逐渐常态化,而“私联”更是大事。

    谣言、攻击、谩骂……随时随地来袭。成年人也受不了这样的精神压力,何况这里面有许多00后的未成年少女。

    她们活在透明橱窗里,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




    与传统明星不同,她们缺乏足够的才艺或者主流认可的人气进入大众视野攫取名利。塞纳河这个圈子,圈住了大部分小偶像,让他们只能留在圈子里当一个角斗士。不断和自己、和队友战斗,达成公司和粉丝的期望。

    许多女孩的“梦想”过于强调外在认可,缺乏独立的内核。甚至很多女孩子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是她们自己要偶像的顶点,还是社会投影在他们身上的价值观被人拿来游戏。

    假如说每个女孩都像李艺彤,或是冯薪朵那样,清楚地知道“偶像”这个舶来概念是什么,知道48G的规则和玩法,可以自己取舍,那胜负心也说不上是什么坏事。




    可事实呢?天知道有多少孩子在竞争氛围中意识模糊,像提线木偶一样吸粉、要票,要实现自己的“梦想”……他们有谁知道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是被阿姨和大叔喜欢?是进入娱乐圈成为主流明星?是考进三大脱团?还是毕业后找一份平凡的工作?

    每个团都谈初心,这个初心是什么,却少有人能说得清。

    我认为粉丝无可指责。48系玩法就是这样,它立足于粉丝的狂热,有狂热的喜欢,就必然有狂热的指责和干预,这是48系自己筛选的结果,只能由他们自己承受。

    SNH于是成为一个养蛊场,有才艺有颜值,心理足够坚强的成员可以一飞冲天,甚至不需要被“村内”规则所束缚,逼近主流娱乐圈,比如小花鞠婧祎。




    又或者,脱离团体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虽然在签了“卖身契”以后,这很不容易。

    但更多的少女喊着“初心”和“梦想”的时候,身上其实没剩下多少属于自己的东西。

    所有游戏都有胜负,在海那边的AKB也有“有本事就把这个名次抢走”、“麻里子想要上位就踩着我上去吧”这样的叫板。但在SNHgroup,情况有所不同。中国社会之所以包容这种商业模式,恰恰是因为民众其实分不清48G和普通娱乐团体有什么区别,分不清“偶像”和“明星”。

    假如中国的48G说清楚自己的商业本质,他们所说的梦想会明显地让人觉得缺乏温度和深度。因为很多时候这些所谓的梦想,不过是社会对名利追逐的投射。




    比如什么叫做“成为更好的自己”呢?一些不知所谓的梦想,也只是借着个人自由掩护才不被批评唾弃。

    唯有这许多女孩子是无辜的。她们的梦想说得太随意,太模糊和肤浅,但这并不是她们自己的错。为了这个不知为何物的梦想,她们却承受了太多,津津乐道的“养成”,成了“养蛊”。

    以身体和精神深度伤害为代价,去做这一份工作,真的值得吗?

    成为真人游戏的NPC,真的是她们自主的选择么?

    对于相当一部分姑娘来说,恰恰是这种“被选择”,使她们失去了读更多书,思考更多问题,成为更好自己的机会。

    女团的路不好走,贩卖梦想的道路更是艰难,能坚持不容易,前提是,在坚持之前,要明白自己到底在参与的是什么游戏,自己真正的“梦想”到底是什么。



    今天的话题是:

    你Pick过48系的小姐姐吗?


    做有深度的心灵SPA和有格调的故事!

    喜欢请分享哦!么么哒!

    E姐换新Logo咯!各位闺蜜认准正版↓↓↓


    都市男女的心灵SPA

    以学术的严谨看贵圈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 演示站
    上一篇:杨幂离婚解放天性,把丝袜穿上身?这件FENDI高定
    下一篇:没有了
    隐藏边栏